您的位置:首页 > 国内 >

天天热议:徐州:抚平“地球疮疤” 筑牢“美丽中国”生态根基

来源:中国徐州网     时间:2022-11-18 16:11:16

立冬之后,天气渐寒

大地绿意尚未褪尽深红浅黄点缀其间徐州又到了“醉”美的季节。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从“一城煤灰半城土”到“一城青山半城湖”,徐州生态修复的绿色蝶变中写满了奋斗者的故事

地质工作者是与大自然最亲近的群体之一,他们长期扎根一线,爬坡过坎、蹚水过河,为大地“疗伤”、为荒山“美颜”,让大自然重现山川神韵。

在睢宁县姚集镇太平山上,数台挖掘机来回忙碌着。峭壁上,身系绳索的工人正一点一点地为矿山喷上泥浆。

和往常一样,江苏省地质矿产局第五地质大队(以下简称地质五队)高级工程师居桂龙,随身带着放大镜,像侦探一样,探索着地球的秘密,“和地球打了30多年交道,彼此太熟悉了” 。

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:“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、生态保护红线、自然保护地等为重点,加快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。”居桂龙和同事们的工作正经历着从“探索地球”到“修复地球”的绿色转型。

“修复地球”的过程,颠覆了居桂龙的很多固有认知。“对于生态修复,我们需要突破、创新的方面还有很多。”居桂龙说,地球还有很多秘密,需要人类去寻找答案。

从“地质三件宝”到“智慧测绘” 他们坚守着

众所周知,地质人都有“三件宝”——放大镜、罗盘、地质锤,居桂龙也不例外。他掏出随身的“三件宝”,一把小小的锤子已经磨平了尖角,放大镜的镜面也有些模糊,罗盘的指针还非常灵活。

“正是靠着这些简陋的设备,我们跑遍了徐州的山山水水。”居桂龙清楚地记得,1988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队里给每名队员发放了一辆长征牌自行车,他领到的时候欣喜不已,每天骑行几十公里去勘查。

2015年设计修复睢宁县九顶山时,十几万平方米的废弃宕口因无序开采形成了一个“崮”,找不到上山的路。居桂龙和同事们四处打听,找当地年轻人做向导,借助安全绳小心翼翼爬到山顶进行测绘,终于拿到了真实、准确的数据。

经过生态治理后,九顶山消除了地质灾害,通过植树、喷播复绿重披绿装,山下整理出来的平地种上了一大片核桃树。今年建成网红景点的九顶山野生动物园,坐拥绿水青山,一派怡人风光。

地质五队副总工程师蔡承刚回忆说,早在2008年五队就开始涉足生态修复,对睢宁县的宋山、张山两个废弃露采矿山进行开发利用。当时测绘工作全部依靠人工,整个宕口、边坡的每个角角落落都要测绘到,“其中最困难的是水下测量。我们划着简易的小船,将长长的竹竿插到水中去测,最终按照要求完成了设计。这两个项目也是徐州地区最早的废弃露采矿山地质环境设计。”

如今“鸟枪换炮”,队里为他们配备了越野车、无人机、无人船等智能设备,汽车能直接开到山上,“智慧测绘”又快又准又安全。

虽然测绘越来越智能,但地质人还有他们的坚持——野外记录本是他们沿袭至今的“宝贝”。

随手翻开一本,我们看到内页全部使用铅笔记录。“因为铅笔的笔迹不怕雨淋,保存时间最长。”蔡承志解释道。

笔记本左边一页全是细小方格,用来画地质素描。其中一张邳州岠山一角的地质写生,远山、树林、小桥、流水宛然纸上,水平专业到令人肃然起敬。

一本本规整、清晰的笔记,记录着地质人长期翻山越岭、顶着风吹日晒的坚持。

一座座秃山“长出”生态奇迹 他们创造着

11月9日下午,铜山区女娲山东坡废弃矿山生态治理现场。

“边坡太陡、道路太窄,挖掘机无法上山作业!”施工方紧急求助。

居桂龙带着几名技术人员匆匆赶来。

山道迂回曲折,55岁的居桂龙和小伙子们一起爬到山口,用GPS仔细测量边坡高度,指导施工人员降坡。

30多年的无序开采,给女娲山造成了严重的创伤,边坡陡峭、采场凌乱,破坏了地形地貌和周围生态环境,影响了周围居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。

2020年5月,地质五队接手该项目进行设计。经过削坡减载、覆土、复绿等生态修复工程,这里将变成一片绿色的草地、树林,能够整理出约 3.851万平方米的土地。

作为江苏省的矿业大市,徐州是全省唯一的煤炭基地,也是重要的化工和建材基地,贡献了大量的矿产资源,却也留下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“地球疮疤”。

2017年,地质五队受政府委托,对全市采矿宕口进行了详细的地质调查,统计到全市共有421处在采和废弃宕口,矿山占用面积达500多平方公里,其中94%以上遭到严重破坏。

2018年,徐州废弃矿山生态修复进入“爆发期”,地质五队承接了大量生态修复的设计、监理、施工等工作。

“每座矿山都要因地制宜设计不同的方案,每个方案都要反复修改、完善至少10遍。”地质五队地质环境院负责人钱静说,他们接到任务后要先到现场踏勘,然后进行小组讨论,形成方案后先是同事互检,然后报到院里、队里、甲方,每过一关都要修改一次,再交到区级、市级甚至省自然资源部门审核,征求专家意见。

方案确定后,他们还要时常到施工现场督察,指导施工方将方案从“纸上”准确落实到“地上”,变为现实。

铜山区孤山修复中,依据山体形势划分出雨水花园、台地花园、山林步道、桃花谷、植草沟和休闲空间,形成观赏空间多样化的美丽“桃花谷”。

鼓楼区沙虎山修复中,游园步道和环山步道的设计成为亮点。平缓的游园步道通往滨水休闲区,那里有凉亭、有水景,适合散步和欣赏风景;暗红色的环山步道依山环绕,随山势起伏,市民无论是跑步还是散步,都有着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野趣感……

“生态修复+主题公园” “生态修复+绿色林田”……他们设计的一个个生态修复模式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“秃山”变“绿山”、“穷山”变“金山”的生态奇迹。

攻坚克难破解徐州难题 他们探索着

坡高岩陡,结构松散,岩石硬度高、容易崩塌,植被养护困难,这些都是徐州采矿宕口的普遍特点,给生态修复治理工作带来很大困难。

怎么办?钱静说,第一步就要消除地质灾害。通过削坡减载降低坡度,中间留安全平台,然后覆土、复绿。

根据坡度的大小,他们采取不同的复绿方法,一个个攻坚克难。

边坡倾斜小于45度的,实行挂网喷播,就是在边坡上锚固金属网或钢筋网,将土壤喷射到坡面上,再喷射植被种子;

边坡倾斜大于45度的,则需要制作种植槽、挡土翼固定在边坡上,然后栽上植被;

边坡倾斜低于30度,就可以挖穴种树了,也可以在安全平台上种植爬藤植物。

“生态修复不是简单地填坑填洞加覆绿,还要考虑地方经济发展大环境,带动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协同发展。” 蔡承刚最为满意的“作品”,是为卧牛山公园量身打造了“矿山治理+土地复垦+固废资源利用+生态旅游”为一体的“4+修复”治理模式,既盘活了土地资源,又能美化环境、改善民生,还带动了观光旅游。

作为地方生态治理的主力军,地质五队近年累计承担126座矿山生态修复设计,实现新增林地和绿地8280亩、耕地1917亩、后备建设用地2798亩。

值得欣慰的是,在“去产能”的背景下,我市矿山数量及矿产资源开采总量明显下降,一座座绿色矿山在崛起,在采矿山全部实行“边开采、边修复”。

正在生产中的徐州中联水泥有限公司大蒋门水泥用灰岩矿,整个厂区都包围在绿色之中。地矿五队在这里开展废弃宕口综合治理时,对永久边坡、台段和道路两侧全部进行绿化修复,到处植树、种草。2020年该矿被纳入国家绿色矿山名录。

目前全市矿山总数22家,已建成10座国家级绿色矿山和4座省级绿色矿山。到2025年,在采矿山绿色矿山建成比例将达到100%。绿色徐州呼之欲出。(甘晓妹 吴云)

标签: 地质灾害 地质环境 矿产资源

相关文章

热点图集